律师文集

律师文集

您当前的位置: 西安离婚律师 > 律师文集 > 离婚诉讼>正文
分享到:0

  “唉,打完离婚官司,还得追讨扯皮账。原本商定10月16日她给我7万元赔偿费,但现在根本联系不上她。”昨日中午,许昌县的寇小军向县法院法官诉说。随后,法官和其妻联系,发现女方留的两部手机确实都已停机。

  原来,寇小军的妻子跟下属生了儿,把他蒙在鼓里。10月10日,经许昌县法院调解,寇小军夫妇离婚,其妻得给寇小军7万元赔偿费。 □今报记者 韩争强 通讯员 现军 恒干

  ●丈夫不回家 妻找下属诉委屈

  1995年秋,同为许昌县某厂职工的青年寇小军(化名)、罗小琳(化名)经人介绍认识,经过一段短暂交往后,正值婚育年龄的他们“闪婚”了。

  不久,他们有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。女儿分走了两人很大一部分精力和情感,他们的交流日渐减少。

  渐渐地,寇小军回家越来越晚,有时候还夜不归宿。即使很晚回到家,也经常跟不明身份的女子通电话。

  罗小琳说,她的亲戚和朋友多次碰到寇小军和其他女子举止暧昧地在一起,她为此多次劝解寇小军,为了这个家,不要在外面拈花惹草。可寇小军依然我行我素。

  罗小琳心中苦闷,被下属钱强(化名)看在眼里,钱强虽然已经结婚,但或许是为了讨好身为车间主任的罗小琳,他经常听罗小琳讲述家中的不幸,并向她表达自己的关爱之情。

  2007年5月的一天,罗小琳又一次向钱强诉说委屈时,两人发生了一夜情。罗小琳没有想到,正是她与钱强的这一夜之情,引发了她的家庭地震。

  ●隐瞒一夜情 一心生下儿子

  一个多月后,罗小琳忽然“患病”,经常恶心、呕吐,还不想吃东西。已为人母的罗小琳首先想到自己怀孕了。到医院一检查,果真如此。罗小琳又喜又惊,根据生育期推测,孩子的父亲很可能是下属钱强。

  在忐忑不安中,一晃三个月过去了。后来孕检时发现,腹中胎儿竟然是个儿子,这让期盼有个儿子的罗小琳下定决心,将孩子生下来,并在一次与钱强的幽会中,把消息透露给了钱强。

  被蒙在鼓里的寇小军为自己即将有个宝贝儿子高兴了好些天,生活习性也改变不少。

  2008年2月,罗小琳第二次当了妈妈,生下个8斤重的儿子。儿女双全的寇家更是欢喜不尽,在村里大摆宴席。

  ●绯闻满天飞 无奈做亲子鉴定

  听说女上司生下了自己的儿子,钱强思来想去决定前去寇家认儿,因去得匆忙也没和罗小琳打招呼。

  钱强到寇家的目的刚一说清,寇家就炸了锅,他们骂钱强精神错乱,但钱强坚持称,罗小琳所生的是自己的儿子。

  居然有人登门要子,寇小军很气愤,正休产假的罗小琳被吓傻了,一个劲儿称钱强信口胡诌。但这个爆炸性新闻像长了翅膀,迅速传遍了村里,为了证明儿子是自己的,也为了证明老婆是清白的,寇小军带着自家人和妻子娘家人,到郑州为儿子做了亲子鉴定。

  ●娇儿非亲生 丈夫要索赔

  2008年5月,在妻子娘家人和自家人的陪同下,寇小军与儿子做了亲子鉴定。鉴定结果一出来,寇小军更是不敢相信,妻子生下的孩子真的与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。寇小军、罗小琳开始分居。一个月后,越想越觉得窝囊的寇小军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,并提出精神补偿要求。

  10月10日,许昌县人民法院法官经过耐心调解,罗小琳同意离婚,并同意给寇小军经济补偿费和精神损害赔偿金7万元。罗小琳称,她会拿自己的私房钱和钱强提供给儿子的抚养费,凑足7万元赔偿给寇小军。